“没有性的感情能称之为爱吗?”

原创:有故事的人 赞同:1896 查看:76276

内容概要:

1. 她在瑞典呆了两年,彻底没钱了,才回到老家,又重新开始找工作。

2. 手机响的时候我正在给宝宝喂奶,老公帮我拿过来,看了眼来电显示,笑着说:"哟,是你的 前女友'。

3. 她说有过,但发现自己对女人的身体也没有兴趣。

4. “没有性的感情能称之为爱吗?”

电影《蓝色大门》

“没有性的感情能称之为爱吗?也许我根本连爱人的能力都没有。”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881个作品

作者:妙妙

手机响的时候我正在给宝宝喂奶,老公帮我拿过来,看了眼来电显示,笑着说:"哟,是你的 前女友'。" 我瞪了他一眼,接通电话。

对方第一句话就是:"妙妙,我要结婚了。"

我怔了一下,说:"好。"

她轻轻的说:"嗯,时间地址发给你,一定来,我,很想见你。"

听她这么说,我心情有些复杂:"这么久没见,我肯定去,我也想你。"

老公口中的"前女友"是我的大学同学,开学很长时间,我对她的印象就只是一个胖胖的,话很少的女生。我和她变得熟识起来是因为经常在学校小东门的大排档碰到,我们都爱吃肉。一来二去的,我们经常一起约饭,她让我叫她老张。

慢慢的,我发现老张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乏善可陈,甚至称得上心怀锦绣,而且兴趣广泛,理工生常见的短板——历史,人文她都颇有涉猎,并且见解独到。

后来我们俩还约着一起泡图书馆,互相推荐喜欢的书。在图书馆外昏黄的路灯下,我们绕着喷泉广场走了一圈又一圈,从"超自然力量"聊到"人体解剖"再到"葡萄酒鉴赏",乐此不彼。

偶尔,向来睡懒觉的她还会早起,去看我田径队的训练,也不知道她这个大近视坐在远远的看台上能看见什么,训练我们结束再一起去吃早餐,没训练的她吃的比我还多。

聪敏如老张,也毕竟是女生,她不止一次的跟我说,如果她像我这么瘦,她的性格不会是今天这样。"所有人都觉得胖子应该脾气好,如果一个人又胖又不逆来顺受,简直就是罪加一等。"

我大笑,却也心下了然。她气呼呼的接着说:"我偏偏就是脾气不好的胖子,所以我宁愿不说话。"

和老张不同,我的朋友很多,来自学生会,短跑队,科研小组还有广播台等等,每每我和他们在一起说说笑笑,碰到老张的时候,她都会显得很不自在,而我的那些朋友们也很惊奇老张和我这样两个性格南辕北辙的人竟然是朋友。

可是我知道我们有相同的地方,只是潜意识里,这部分的我并不打算展现给我的大多数朋友。因为我心知肚明,老张那样太过真实而直接的人是不受欢迎,我很在乎别人眼中的我是怎么样的,我更愿意遵守社交法则,这样的我也不能说有错。

电影《初吻》

大三了,我碰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恨的人,一个自称喜欢我的男生。

这个男生经常和我一起在校学生会值班,有一天突然跟我说喜欢我,要我做他的女朋友。他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当时就拒绝了。谁知道,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走哪他跟哪,死皮赖脸的缠着我。

有一天晚上他又在宿舍门口堵着我,还试图拉我的胳膊,我连连后退。正碰上打水回来的老张,老张重重的拍掉他的手,大声的吼着:"你这是性骚扰,信不信我报警,还不快滚!"

男生的脸涨得通红,马上转身走掉了。而我们四周也围过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有一些还是认识的,我觉得很丢人,拉着老张逃也似的走了。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那个男生竟然无耻的在学生会到处造谣,说我和老张是同性恋,还说看到我们一起出去开房!

一开始,我天真的以为,这种无脑流言不会有人相信。可是渐渐的,越来越多朋友疏远我,尤其当他们碰见我和老张在一起的时候,看我俩的表情是掩盖不住的厌恶和一丝幸灾乐祸。最终,连辅导员也来找我谈话,言语晦涩的告诫我学校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即使听完我的解释,辅导员仍是将信将疑,叫我和老张保持距离。

在此之前,人生对我而言都十分轻松,父母宽容,同学友善,学习和社团活动我都游刃有余,我以为这就是生活的全部。至此,生活温情的假面被撕开,人性的恶赤裸而仓促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我仓皇又狼狈,完全无力招架。

我辞去学生会部长的职位,也不去短跑队训练,甚至开始有意疏远老张,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我们同为受害者,她还帮过我。可是我胆怯了,我只想逃离众人的流言蜚语和无处不在的目光。

老张自然是不在乎别人的,可是我的态度深深地伤害了她。她远比我决然,申请休学一年,去做志愿者支教。

她走了后,我竟然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可更多的是内疚和对自己的失望。

后来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磊子。我人生的第一段灰暗时光,是他陪我度过的,他告诉我不要害怕那些伤害自己的人。

磊子带着我去找那个始作俑者,要他公开跟我道歉,自然被拒绝了。接下来,磊子帮我联系律师,准备告那个男生诽谤,律师函直接寄到了男生所在学院辅导员处。那个男生这下急了,跑过来求我们不要把事情闹大。最后,他写了一封道歉信贴在了校公告栏上。

其实自始至终,这件事给我带来最大伤害的并不是这个男生的谣言,而是我的朋友们的态度。诽谤还能追究,朋友的伤害却是不愿提及也无法抚平。

经此,我成熟了许多,终于鼓起勇气联系了老张。她结束支教返校那天,我俩去了小东门的大排档,叫了啤酒,从下午一直聊到深夜。磊子来接我们的时候,我已经话都说不清了,不过很高兴,一直笑。

接下来就是毕业的日子了,我和磊子去了另一所城市继续读研。而我和老张则一直保持着联系。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回首张望时,才发现来时的路已经模糊。

几年间,我读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生活仿佛有着自己的意愿,带着我一步步走向与千千万万其他普通人相同的轨迹。人生的重心逐渐转移,虽然不是掌舵人,我亦并未有不甘。

电影《任逍遥》

老张呢,一直都跟我不同。如果说我的人生是按部就班,那她便是永远选择少有人走的那条路。

因为她对藏传佛教文化感兴趣,毕业后执意去西藏,把她爸妈气的半死。她在西藏的某个国有银行工作,离尼泊尔很近。

她说尼泊尔人都生得很漂亮,高鼻深目配上东方人的含蓄轮廓,性格作风却是开放,经常大白天在银行斜对面的情趣用品店看到他们,晚上则聚在酒吧门口,烂成一滩泥。

她说工作太累,本地老员工欺负她,连修ATM机都要她这个小柜员来做,更是借口汉语不好,把所有文书工作推给她。

她说西藏很美,湛蓝的天空下五彩经幡随风飘动,默默的向神灵传达着人间美好的愿望,大昭寺前朝拜的藏民们有着最清澈的眼神。

她说西藏的雨季太可怕,入夜时分,雷暴和冰雹来势汹汹,茫茫天地间雨声震耳欲聋,断水断电经常发生,离开现代物质文明,人显得如此渺小如此孤独。

干了几年,她攒了点钱,又去了瑞典,学习瑞典语。我结婚的时候,她还从瑞典寄了礼物回来。她在瑞典呆了两年,彻底没钱了,才回到老家,又重新开始找工作。

老张一直没交男朋友,她爸妈不停的逼她相亲,她也很苦恼。有一天,她告诉我自己讨厌男人,作为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其实隐约感觉到了一些,也没有多吃惊。我问她交过女朋友吗?她说有过,但发现自己对女人的身体也没有兴趣。

"没有性的感情能称之为爱吗?也许我根本连爱人的能力都没有。"

她问我,我也没有答案。我很幸运,我的幸运之处在于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而她的迷茫痛苦则是源于她的与众不同,这不是她的错,却成了她的罪。

她爸妈的态度很坚决,一定要她结婚,甚至以死相逼。我问她有没有想过和爸妈坦白,她摇摇头,苦笑着说你觉得我爸妈真的毫无察觉吗?他们本就害怕,逼我结婚就是为了逼我变成世人眼中的正常人,我又何必逼他们接受真相呢?

她的结论是,"其实和别人不一样并不痛苦,痛苦的是,明明不一样却要装作一样。"

我能感觉到她说不出的绝望,可是在宿命面前,在世俗偏见下,尤其是当父母也拒绝理解自己的时候,她又能做些什么呢?

她最终选择了妥协。她在网上不停地搜索,联系和她一样被家庭逼迫不得不结婚的男同性恋者,打算以形婚的方式完成她爸妈的愿望。看来她是找到了。

人生如戏,谁能做到真正随心所欲呢?不过是各自在扮演着被期望的角色而已。

责编:蒙蒙

本文版权归属有故事的人,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本文“没有性的感情能称之为爱吗?”地址:https://www.doudoutt.com/weixin/20170714A06PJN00.html

本文作者有故事的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

《“没有性的感情能称之为爱吗?”》评论